主页 > U鲜生活 >NBA球员会看自己的嗨赖?水行侠不愿「回首过去」,Crawf >



NBA球员会看自己的嗨赖?水行侠不愿「回首过去」,Crawf

2020-06-08

Jamal Crawford已经在联盟里混迹19个赛季,为8支球队效力,出战过1313场比赛。他的篮球技巧和各种巧妙的过人动作太多,以至于有时候自己都想不起来用过哪些。所以他会经常回看自己的嗨赖,不是为了找自信,也不是因为是自负虚荣,实在是忘了那些动作。

「说不出为什幺,我的意识就是这幺奇妙。」Crawford说「有些动作我只在某些时间段经常做,所以我需要经常回看我自己当初的影片嗨赖,弄清楚当时为什幺那幺做,然后试图从我自己身上偷学一些技巧来用到如今的比赛中。」

这就意味着Crawford会回顾到他芝加哥公牛的时光,那个十几年前选中他的球队。或者是回溯到纽约,那时20多岁的他曾场均接近18分。「我不喜欢看最近大家放出来的那些影片嗨赖。」他说「我会自己去分类建档。」

Crawford会在YouTube的搜寻栏里输入某些特定术语,寻找某些他记忆中的比赛,他会稍带感伤,听着他那时听过的音乐。不过他的目的永远是一样的:得更多的分数。

「别看他一把年纪,他可是经常会把自己吓到。」Ryan Anderson说道。他本赛季早些时候和Crawford在凤凰城做过一段时间的队友。「因为他依旧可以做很多那些不可思议的动作。」

纵观全联盟,观看自己影片嗨赖的球员比比皆是。Tobias Harris说:「我觉得大家都会看。」这可远不只那些看录影重播的时候;那些录影只包括某些球员的犯错瞬间和近期的比赛。球员们会自己找出自己的嗨赖。在酒店或者飞机上,他们会在手机里或者笔电观看那些影片剪辑,或者在自己家客厅的大萤幕上播放。

Dennis Smith说:「有时候我得提醒我自己怎幺打篮球。」

在被交易去纽约以前,Smith的兄弟们经常和他一起住在达拉斯,他们在家里聚会的时候会观看他的篮球嗨赖。有时候Smith回到家的时候会看到自己的影片正在播放。他说:「他们看很多我以前高中,大学和新秀赛季的影片。」

Smith的Youtube首页根据他的浏览习惯,经常会推送一些嘻哈音乐,穆罕默德·阿里拳击赛,以及大量的篮球嗨赖。

大多数球员,在某些时候,会看自己的嗨赖来提高自信心。

Anderson开玩笑的说:「我简直不可思议,那些影片里我命中率可是百分之百啊。」

那些状态下滑,被坐冷板凳或者有伤病的球员,通常会自己曾经的辉煌中找到自信。作为曾经的探花,Jahlil Okafor在基本告别篮球那段时间里经常会回看自己高中和大学里最精彩的时刻。

「我确实会看。」他说道:「我会看很多我自己的嗨赖,这会让我对回到球场继续打球感到兴奋。」

很多体育心理师会让运动员学会运用视觉化,这也是Porziņģis非常支持的。他看着那些影片嗨赖,就会不自觉的在脑海中把自己带回到那些时刻。「这很酷。」他说:「你会记得当时的感受,当时的气氛和能量。」那些时刻也会带来建设性的批评,Porziņģis自己也无法控制。

「我总会看到一些问题。」他说:「就好像,那个球我投出去了,但是我其实并没有多少空间。我能出手全仗着我的身高。这就是看影片的时候我脑海在想的。我总是在评估自己。」

无论是出于什幺原因看自己的影片,大部分球员都会同意:他们脑子里总会有这样一个声音存在。

「比赛就是一门技艺。」公鹿的神射手Khris Middleton说:「你得去学习,现在和过去的你。」

对于独行侠前锋Maxi Kleber来说,他会去看重播,并想像如果影片里的自己表现得更好。

「我宁愿看那些表现抢眼的。」他说:「如果我忘了怎幺跳跃,那我也该放弃篮球了。」

Kleber只有很少的嗨赖,他说主要是一些追身火锅或者偶尔的扣篮。他确实也会抱怨那些社群媒体上经常只放他被人扣篮的影片,而不是他扣别人的。但是他很少会去主动找,不管是好的还是不好的,而且像他这样的人也有很多。

另一个例子就是Devin Harris。「我不觉得看那些会让我变得更好。」他从高中开始就看自己的影片,当时他父亲每个週五早上8点就会叫他起来看那些过去比赛的影片。体育媒体《The Athletic》採访了近20名球员,其中年轻一些的普遍承认他们会看自己的影片,而年纪稍大的则相反。

Evan Turner说:「我年轻的时候非常爱看,但是现在不会了。」

不过,虽然那些球员已经对自己的影片不再感兴趣,他们常常发现他们的孩子却非常感兴趣。

Dirk Nowitzki说:「等我孩子将来长大了,我肯定也会把我的影片给他们看。」

Jose Calderon已经到了那个阶段。他有三个儿子,他们会经常会问「嘿,老爸,你什幺时候给暴龙打过球?」于是,他会找出自己曾经在暴龙效力时的影片。或者他职业生涯中曾效力过的12支欧洲或NBA球队的影片,这些也会让他感觉自己老了。

「我只能说,哦,那时我还能做这些动作。」Calderon笑着说:「我现在已经做不了了。」

另一个受访球员们给出的理由是那些影片会让人分心。「教练们会教你儘量不要生活在过去的记忆里。」Ian Clark说:「有些人会带着学习的目的,有些则未必。」Clark只会在他需要在某方面提高的时候才会看他自己的嗨赖影片。

而雷霆的中锋Steven Adams是个特例。

「如果你想回溯过去,那看看自己过去的照片就会意识到也许你曾经很优秀,但是现在什幺也不是。」

每个球员、那些看嗨赖的,已为人父的,养伤的,信奉活在当下的都会同意一点,那就是他们只需几秒钟就能看到他们自己曾经的辉煌嗨赖这件事太不可思议了。

Tobias Harris说:「Dawkins,他就是个传奇。」他是指一个YouTube帐号Free Dawkins,会在赛季的每个晚上上传各种嗨赖。

大部分球员就和我们一样,浏览自己的社群媒体的推播时,偶尔点开吸引注意力的影片。有一些球员说他们会有朋友经常给他们发影片,尤其是在和一些曾经的业余队友群聊的时候。还有更多是在YouTube上搜寻某些特定的影片,结果经常都来自Free Dawkins这个帐号,或者是House of Highlights,这是一个依附于《Bleacher Report》和透纳体育的帐号,而这个帐号的影片都来自Michael Konygin。

Konygin今年25岁,住在莫斯科。他每天凌晨3点起床开始工作,製作个人嗨赖。几年来,他一直使用网名「Real GD」上传他製作的影片。他过去的频道「Real GD’s Latest Highlights」已经有几亿的点阅量。「我们的点阅量太疯狂了。」Konygin如是说道。

大约一年前,House of Highlights频道找到Konygin,让他帮他们製作影片。一段版权风波一度让他的帐号被封。之后Konygin很爽快的答应了,因为他将拥有直播比赛录影的官方授权,再也不用担心版权问题。即使工作时间很不常规,Konygin依然热爱他现在的工作。

「老实说,这不是很难。」他说:「我很享受製作这些个人嗨赖,所以都挺好的,我觉得这样的机会不会再有第二次。」

有些球员专门联络Konygin,想让他帮忙做自己的嗨赖,比如John Wall,曾经请他做过一个10分钟的赛季精华嗨赖。Konygin说他最大的支持者之一,是Jamal Crawford。

「他非常支持我。」Konygin说:「他会感谢我为他做影片。有时候他会要我做更多。他会说『哟,可以给我做一个我得了20分的那场比赛的影片吗?』」

现在你知道为什幺了。


原文来源:The Athletic – Tim Cato 

译文来源:[翻译团]NBA球员会看自己的视频集锦吗?这要看你问谁  – 虎扑用户931388 @虎扑翻译团

译者专栏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小编推荐
申博太阳城_1024旧版金沙|众多优质新闻|最新的生活资讯|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sunbet(官网)管理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77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