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U绿生活 >诗专题3》无「漏网之鱼」的世纪:简述数位时代的新诗流变与风格 >



诗专题3》无「漏网之鱼」的世纪:简述数位时代的新诗流变与风格

2020-08-06

诗专题3》无「漏网之鱼」的世纪:简述数位时代的新诗流变与风格

 

「漏网之鱼」与「世纪末预言」

约莫十五、六年前吧,刚跨过千禧年不久的时代,有个年轻人端坐清华大学的教室望着余光中。他盘算,待会儿定要提个您老很难回答的问题。演讲结束,年轻人举了手:「请问余教授,现在网路诗方兴未艾,您是否有考虑採用网路做为创作媒介或表现形式?」年轻人心想,诗人若回答「我不会用电脑」,那就是他跟不上时代。只见老诗人目光炯炯,答道:听说未来是网路世纪,是你们年轻人的世纪,但请容我做一条漏网之鱼。

年轻人惊呆了,这「漏网之鱼」双关得漂亮!他和全场听众一起用力鼓掌。

这年轻人是谁并不重要。


创世纪诗刊

在灾异说横行的世纪末,诗坛亦有种忧心忡忡的氛围。关于新诗传统后继无人、新诗将死的危言,偶或流布于诗社集会、报纸刊物中。然而,1999年的《创世纪‧春季号》,向明做了大胆预言:网路诗人或将独领风骚。他说「我们这些一辈子守住纸媒体的孤臣孽子……儘可摀住自己的耳朵,遮住自己的眼睛,仍然坚持以诗来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但是别忘时间已经不站在我们这一边了,21世纪难保不是由网路诗人们独领风骚。」

而今看来,这可列为台湾现代诗史中最準确的预言之一。

网路诗的昔与今

「网路诗」有两个意涵:一指以HTML语法、Flash等技术创作具超文本特性的诗作,二指以网路为媒介发表的诗作。

1990年代末即率先尝试「超文本」实验诗的有向阳、苏绍连(米罗‧卡索)、白灵等人,其中向阳曾架设「台湾网路诗实验室」,而网路平台「现代诗岛屿」、「歧路花园」也进行过超文本诗的实验。当时向阳说,创作网路诗须身怀技能:有编写网页与程式语言的能力,加上美与音乐的涵养。可见创作此种「网路诗」的门槛之高,及其结合跨领域技能的特质。


诗人向阳在新世纪之前即已投身数位诗(图片取自向阳诗房)

风潮过后,此类超文本实验诗渐行渐少。粗究其原因有二:一即为前述的「创作门槛」太高;二为近几年动画技术日精月益又渐为普遍,以此创作超文本的优越性不免随着时间消逝了。虽如此,诗人的努力当已化入群众对于「影音玩文字」的概念中,有些独特创意(如苏绍连的〈生命余光〉),如今重览依然趣味十足。

另一种较广为人知的「网路诗」,就是在网路写诗。

早期在网路写诗有两种门路:一是所谓的www系统,如架设作品网站、个人新闻台……等,另一是BBS站;其中,BBS以其方便编写、阅读、互动的特性,广受写手们青睐。

1995年前后,各大专院校纷纷藉由教育网路(TANet)架设起BBS站,若干独特的诗版,便在此时崭露头角。诸君听过「北田寮,南山抹」否?这里指的便是海洋大学「田寮别业」及中山大学「山抹微云」;两者都是艺文取向的BBS站,聚集了无数锺情于诗的青年在此发表作品。此外,淡江大学「蛋捲广场」、政治大学「猫空行馆」,及高雄师大「人民公社」等,都曾孕育了大量新诗作品。

这些顶着「ID」、「暱称」从网路冒出的诗写手,或为义愤而写、或为抒情纾压而写、或为排解无聊而写,作品良莠不齐,风格类型难以归纳。在这一片乱流中,渐渐地也有人脱颖而出。《台湾诗学季刊》第30期「新世代诗人大展」专辑中,有1/3是网路的常客,如丁威仁、布灵奇、杨家娴、鲸向海。主编李瑞腾特地加了解释:「由于新兴媒介(电脑网路)的出现,他们不在平面媒体活动,偶然有诗刊编製『网路诗选』,但殊难窥其全貌。」难窥全貌是很现实的窘境,网路看似公开,但真要彻底蒐罗筛选作品,就会遇到大海捞针的困难。



1997年,由须文蔚主持的平台「诗路:台湾现代诗网路联盟」诞生。「诗路」做了很多空前的努力,包括新诗史料的数位化典藏、展示1880年以来各世代诗人的作品;「诗路」也与报纸副刊合作,发行「每日一诗」电子报,定期推出优质评论、出了两本「年度诗选」。「诗路」最终因文建会终止资助而停摆,观其「新世代诗人」及「新的声音」的诗人列表,隐约又可探出相同的难题:新世代诗人何处寻?如何才能找到所有该进入名单的人?

诗集≠票房毒药

走过世纪末与世纪初,今日「新世代诗人」已不是林燿德定义的那一群人了;但向明的「预言」仍然有效,网路诗人们持续独领风骚。

网路与诗人,从来都不只是表现媒介与使用者的关係。「有河book」的店主隐匿谈过「一本畅销诗集如何逼疯书店老闆」的故事。某网友在脸书贴了马来西亚诗人假牙的诗,便招来大量读者询问假牙诗集。在店内放了数年的诗集,一夕间售罄,还遭追问为何不进货。

「博客来2016年度报告」提出诗集营收成长60%、销售册数成长52%的数据,各大媒体以「诗族的华丽演出」为标题进行报导。试问,诗族的华丽演出如何可能?网路传播与心理效应居功厥伟。

任明信《你没有更好的命运》套着薄薄书腰,上头标示着「PTT诗版新锐诗人devmask」,这意味着在发行前,他已有基本的网路读者群。2016年11月,《你没有更好的命运》发行量已来到7刷。孟樊曾界定具大众影响力的「大众诗」,至少要有6刷的发行水平,当时只有郑愁予《郑愁予诗集》及席慕蓉《无怨的青春》办到。《你没有更好的命运》仅用3年就进入「大众诗」之列。

脸书在行销方面也帮不少忙,以任明信、宋尚纬、陈繁齐、追奇为例,他们的脸书动辄有上万人「追蹤」,每发文,常有数百到数千人「按讚」或回应。回想世纪初,曾有前辈担心新世代诗人因知名度不如老诗人而遭读者冷落,但谁又料得到,网路、部落格与脸书竟如此「给力」?


2011年BBS诗版诗作联展(图片取自永楽座部落格)

众声喧哗的崩散与自由

将思念
三两七钱熬成一晚
配着黄连睡去
你应当归
否则我怎独活

── thankmilk〈中药舖〉
批踢踢实业坊「BBS诗版诗作联展」2016年入选作品

不少人都谈过现今青年诗人诗作的共相:直白、缺乏深度、不重视美与形式技术、囿于个人主观世界、过于感伤主义……偶或见学生们对着手机读诗,以「脸书po文体」调侃之。但如同中国诗人乌青的「废文体」竟有其深意,「脸书po文体」也有它的新视界。

如果桌上摆着余光中和这3年内出版的任一本青年诗人诗集,你会不明白,诗潮是如何从前者过渡到后者。但若在中间放入夏宇或孙梓评诗集,你又彷彿懂了什幺──走过上世纪60、70年代的波澜壮阔,典範悄悄地迁移了,如流沙过隙。曾经诗人们悬在心底、揣在怀里、寄予妙笔的理念,年轻世代不太在乎了。

批踢踢实业坊结合独立书店,连办了6年的「BBS诗版诗作联展」。从历年的入选诗作来看,人们不能指责年轻人没有家国社会观,如person1204〈然后他就死掉了〉、mobydick1029〈给丽莎或者阮玉以及阿蒂〉,都是具批判性的作品。Join〈一只兽来了又走了〉、thankmilk〈中药舖〉,证明诗形式的游戏感与美感并未远离新数位世代。伤春悲秋叹生死,这是延续千年的诗传统,打从《离骚》开始,泰半诗词就没怎幺开朗过。因此,belor〈忧郁症〉、devmask〈雨没有身体〉、Edsel〈滂沱与我无关〉,只是忠诚地展现了现代式忧郁。

与诗社和诗刊盛行的年代相较,新数位世代的诗人们没有太多共同的创作理念,不去想诗如何「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他们穿梭在众声喧哗中,如散沙,我行我素且自由的散沙。在前世代捧心苦吟处,新数位世代以散文般的句子几笔带过,仅渲染了一抹小品的浅怅。


(取自柏森Forest Lin IG主页)

一首诗的价值

诗集放在屋顶上
风在翻
阳光在看
闪电击中后
就下起雨来了

──湖南虫《一起移动‧最近天气多变化》

所以,新诗将会走向何处?有时候这看起来很像假问题,特别是这人人都能在网路写诗,呼朋引伴共欣赏的时代。一首诗的价值不在于美不美,而在于能不能说中人心、是否引我再三流连。那边读了整本经典,无感地打哈欠;这边读了首三流诗,却哭了一晚。当然,也有情形相反的时候。

一首诗的价值,正在被数以万计的读者重估。当「每天为你读一首诗」或「晚安诗」发了文,而其下出现数则「我好感动」、「我哭了」之类的回应;当「文学骑士」开始脸书直播,而有些人的夜晚因此被点亮,或许我们可以更乐观地看待:诗成为陪伴的语言,新诗学正在路上。

☆ 参考资料

  1. 隐匿〈说说一本畅销诗集如何逼疯书店老闆的故事〉
  2. 重读者〈2016博客来报告侧记:出版不是夕阳产业〉
  3. 孟樊〈台湾大众诗学(上)──席慕蓉诗集畅销现象〉
  4. 批踢踢实业坊「BBS诗版诗作联展」目录

 

【2017诗专题】: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小编推荐
申博太阳城_1024旧版金沙|众多优质新闻|最新的生活资讯|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澳门国际bb电子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包头钻石钱柜